俄罗斯贵宾会-首页

80后制衣厂女工广州小作坊打工故事

2019-04-02 来源:本网原创稿
分享:

  从广州地铁鹭江站C出口出来,记者花5元钱坐上改装后的电动车,10分钟后便到了康乐村。制衣厂、纽扣厂、绣花厂……这里密密麻麻地聚集着无数家服装行业的小作坊。清晨,不足两米宽的巷子里,堆着一包包赶着上各批发市场早市的大蛇皮袋。越过蛇皮袋往门后看,花花绿绿的布头里,许多女工正低着头踩着机车、剪着线头,彭玉梅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  每晚10点多就会腰疼

  早上九点半,彭玉梅被临床工友刷牙的声音弄醒,迅速穿好衣服,用洗面奶简单地洗了把脸。“怎么不涂点护肤品呢?”“没时间,也没那闲工夫。”1983年出生的彭玉梅,2000年就出来打工做裁缝,已经适应了这种紧张的生活节奏。她拎起旁边一个黑色塑料袋,“里面装手机、钥匙、纸巾,大家不习惯像办公室的人一样背包,这样倒也挺方便的。”见记者有些疑问,她说明道。下楼,巷子里早已香气四溢,豆皮、热干面、欢喜团……各种湖北小吃一应俱全。“大家把这里叫‘好吃佬一条街’,附近做裁缝的大多是湖北荆州人。”彭玉梅照常买了一杯豆浆、一根油条,“有时候也不吃,因为过两个小时,厂里就有午饭吃了。”

  “大家走近路吧,从超市后门进去。”彭玉梅带着记者来到一家叫做嘉嘉福的超市,遇见几个赶路的工友,大家嘻嘻哈哈地直穿到超市后门,转弯上二楼进厂。楼道里贴满了各种小广告,直到看见“磊诚制衣厂”,就到了彭玉梅工作的地方。彭玉梅的老公熊华已经坐在了缝纫机旁边,这个比她大一岁的男人,是十年前在东莞一个服装厂认识的,现在夫妻俩在一起打工。“厂里有二十来人,基本上都是夫妻档,这样稳定,相互间也有个照应。”老板已经将一堆花格子布放在他们身后,彭玉梅负责做袖子、领子,老公在一边裁剪。两人的工资是计件,合计在一张记录单上,详细记载着日期、货号等内容:“3月24日、530#,30件×7元……”

  由于4月是广州夏装集中上市的时间,现在彭玉梅每天至少工作14个小时,上午10点直到晚上12点,中间只有两次吃饭的时间,晚上洗完衣服上床睡觉,已经是深夜1点半。彭玉梅告诉记者,她以前也进过轻松点的厂,周末有休息,加班也少,但是工资也低,“出门打工都是为了挣钱,所以宁愿累些。”只是近来她的腰每到晚上10点多就有些隐隐作痛,可能坐久了的缘故,老公想给她买个按摩仪,“在超市看了,一两百块就可以了。”(来源:南方工报)

 

        (编辑:刘俊)

俄罗斯贵宾会|俄罗斯贵宾会登录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